您的位置:

首页  »  小说  »  你个龟儿子还真能插啊 老娘今天夹死你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你个龟儿子还真能插啊 老娘今天夹死你
  在我还没有出世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据说是因为我娘没日没夜的拉着我爹弄掏空了身子。在我娘怀孕6个月的那个早晨,我娘撅着大屁股趴在床沿上,我爹在后面挺着鸡巴捅的噼啪响,当我娘感到一股热乎乎的东西喷进体内的时候,我爹的身子似乎重了许多,脑袋搭在我娘的肩膀上,我爹留在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就是爽啊,然后就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双手还紧紧握住我娘的两个奶子,那根大鸡巴仍然坚挺的塞在我娘的里,我娘当时正酥的浑身发软,足足过了我分钟才感觉到我爹似乎有点不对劲,等我娘把我爹掀在床上才发现我爹已经没气了,我娘当时就愣在那儿,老大一会儿才嗷的一声哭了出来,飞也似的跑向三爷家。  我娘来到三爷家的时候,屋子里的几个老头子全都愣住了,我娘原来一点衣服也没有穿就跑了出来,两个奶子上还留着我爹的口水,白浊的液体正缓缓的从雪白的大腿向下淌,据说当时70几岁的王老五口水流下了半尺长。后来在场的老吴头跟我讲:“你娘当时那才叫俊哪,帮子让你爹的都翻开了,汤汤水水的又红又亮,那个眼还在一张一合往外吐水,嘿嘿,当时我那杆老枪差点就走火了……”我娘啊的一声就坐在地上,双手紧紧捂住两个奶子,却全没有注意下身门户大开。“三爷,我家你侄子他…他…他没了…”,三爷当时正直愣愣的盯着我娘的水蜜桃出神,直到三奶奶打了他一巴掌才缓过劲来,“啥?我家石头侄子…没啦?快领我去看看。”三爷脱下他那件羊皮坎肩披在我娘的肩膀上,老手顺势在我娘的奶子上蹭了几下,下面的裤裆就鼓起老高老高。  三爷众人一路干号着来到我家的时候,我爹直挺挺的躺在床上,那根大鸡巴仍然一柱擎天的冒着热气,沾满了亮晶晶的淫水。直到后来放进棺材都没有软下去。“唉,后天是个好日子,就后天下葬吧,可怜啊”,三爷干巴巴的挤出了几滴眼泪。  那天晚上三爷又来到我家,我娘正坐在床上发愣,“石头媳妇,想啥呢?人死了不能复生,还是想开点吧”  “三爷,俺家哪有钱办丧事啊,光给石头买药补身子就欠下了一屁股债”  我娘抹了一把眼泪。  “甭愁,大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有三爷在。别愁坏了身子愁坏了身子三爷还心疼呢”三爷的手就顺势搭在了我娘的肩膀上。胡子邋遢的脸上就显出了淫笑。  “石头媳妇,只要你跟我一次,丧事的花费就全部抱在我身上”  我娘惊讶的抬起头,直愣愣的盯着三爷,灯光下,带着泪水,更显得比平常漂亮了许多。三爷的鸡巴就噌的又撅起来。搭在我娘肩膀上的手就渐渐的滑到了我娘的胸口。隔着衣服开始揉搓我娘的奶子,我娘一把推开了三爷。  “三爷,石头刚刚没了,你就…”  三爷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钞票,将其中的一张轻轻的塞进我娘的胸口,顺势又摸了一把我娘那又酥又滑的奶子,“只要你跟三爷干一次,这些全都是你的”。  我娘咬了咬牙,便闭上了眼睛。  三爷得意把我娘扑在床上,山羊胡子里面的老嘴就吱吱的在我娘粉嫩的脸上有啃又咬,右手就在我娘的胸口上开始解开扣子当我娘的上衣扣子完全解开的时候,三爷的嘴离开了我娘的脸,立刻就被我娘那被奶子撑的鼓鼓的粉红色的肚兜吸引了,我娘的奶子被紧紧的轻纱肚兜束缚着,两个尖尖的奶头清晰的现了出来,三爷的大嘴立刻凑上去,隔着肚兜咬住了我娘左边的奶头,右中文字幕 巨乳美魔女手便握住了我娘又边的奶子,死命揉搓。三爷的牙咬到我娘的乳头的时候,我娘忍不住轻轻的叫了几声,但随即又咬住牙,忍住了。三爷得意的抬起头,伸手扯下了我娘的肚兜,一对白生生的奶子就跳了出来,犹如两个大馒头摆在了三爷的面前。我娘的奶子是那种完美的半球型而略微上翘,小小的粉红色的乳晕上面顶着两颗有如红宝石般的乳头,三爷的手忍不住伸了过去,拇指和食指捏住了一个奶头,轻轻地揉搓起来。我娘的身体便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三爷一边捏着乳头,一边对我娘说;“侄媳妇,你这奶子可太俊了,我石头侄子死的也不冤枉啊,没有白白生了鸡巴。”  我娘只是紧紧的闭着眼睛。  三爷轻轻的把嘴巴凑近我娘的乳头,张开大嘴,我娘的半个奶子就完全没入了三爷的嘴中了,三爷吧嗒叭哒的吸着我娘的奶子,吐出来再吞进去,右手开始伸向我娘两条大腿顶端。隔着裤子便感觉到了我娘阴部的柔软,于是整个手掌就使劲的覆住了我娘的阴户,开始来回的摩擦,我娘不自觉的夹紧了双腿,把三爷的手紧紧的夹在大腿间。三爷的手终于停止了移动,噙住奶子的大嘴却加大了力气,牙齿深深的陷入了我娘柔软的乳房,我娘忍不住啊的叫了一声。双手死命的推开了三爷的脑袋,却放松了下身的注意力,三爷趁势将右手的中指连同裤子一起捅进了我娘的阴道中。虽然隔着裤子仍然感觉到了我娘中的火热。三爷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我娘的脸,中指开始不停的抽插,欣赏我娘脸上的春光。我娘的脸早已经憋得通红却仍然忍住下体不停传遍全身的搔痒。  三爷终于站了起来,脱下了他的裤子,那根硕大的本来不应该老人拥有的鸡巴就抖抖得跳了来,在浓密阴毛的衬托下更显得雄伟,龟头顶部的独眼已经渗出透明的液体。  “侄媳妇,你看三爷的这根鸡巴比石头如何啊,来,摸摸”。  三爷抓住我娘的手握住了他的老枪,我娘的手刚刚好能够将那根鸡巴握住,当我娘滑嫩的小手握住三爷的那根时,三爷忍不住抖了一下,鸡巴便又大了一圈,我娘的手掌的温软深深的刺激的三爷的鸡巴,独眼中又流出了一股液体。三爷跳上床,就骑在了我娘的胸口,那根鸡巴刚好搭在了我娘的两个乳房间。  “媳妇啊,给三爷用你的奶子做个爽一把啊”  说着,双手抓住我娘的奶子,紧紧的包住了鸡巴,开始来回的运动。由于用力太大,我娘的乳头中竟然流出了白色的奶,那奶水流在两个奶子之间深深的乳沟中,增加了润滑,三爷忍不住叫了起来:“我日,竟然比干真还痛快啊。”  直到鸡巴头变得又红又亮,三爷才停止了所谓的奶。  “三爷可不想在媳妇的奶上放炮啊,三爷还想好好的让媳妇爽上一把啊。”  三爷终于解开了我娘的腰带,扯下了我娘的裤子。我娘的内裤早已经被里流出的淫水湿透了,紧紧的贴在皮肤上,把整个阴部的轮廓勾勒了出来,几根阴毛窜出了内裤,被雪白的大腿衬托得非常鲜明。  三爷忍不住伸出舌头,紧紧贴在我娘的内裤上,唧唧的吸了几口,吧哒几下嘴,似乎在品尝我娘淫水的味道,然后就把抬起头,把鸡巴放在我娘的两腿之间,隔着内裤开始顶我娘的,三爷的龟头清晰的感觉到我娘的两片阴唇的湿热,就忍不住乱戳起来。我娘的被顶的深深的凹陷下去……“来,让三爷看看媳妇的真。看媳妇生的如此漂亮,想必下面的应该也很漂亮才对啊”。  三爷扯下了我娘的内裤,我娘的鲜嫩而又成熟的少妇才会拥有的美终于完整的摆在了三爷的面前。三爷的手伸了过去,双手分开我娘紧闭的阴唇,露出了里面鲜红的嫩肉,里面的褶皱已经开始了波浪起伏,那交汇处阴核已经胀的发亮了,三爷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一股女人下体特有的味道深深的进入的三爷的肺中,三爷再也忍不住了,挺起了那根紫红色的鸡巴,死命的捅进了我娘的阴道中。  当龟头进入的那一刹那,三爷觉得一股酥麻由龟头传遍全身,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我娘阴道中的火热刺激的三爷发疯死的抽动。虽然我娘用尽全身的力气尽量忍住那如潮般的快感,可是下体本能的反应却流出了汩汩的淫水。同时阴道有如小孩吸奶般的开始吸三爷的龟头。  “石头媳妇……你的可真是会夹啊……我三爷玩了咱村里的那么多娘们……你的是夹的我最舒服的一个……你……不要再吸了……我……我……忍不住啊。”毕竟是岁月不饶人,不到二十下,三爷就泻在了我娘的阴道中,重重的趴在我娘的身上,鸡巴的疲软有如纳斯达克指数一样迅速,滑出了我娘的阴道……许久,三爷起身穿起了衣服,掏出了原来那把钞票,仍在我娘的身上,我娘仍然木木的躺在床上,眼角流出了屈辱的泪水。三爷临走的时候,忍不住又摸了我娘的阴户一把,然后把沾满了阴水的手放在嘴边闻了一下,然后哼着“我正在城楼观风景…”离开了我家。  我爹下葬的那一天,风和日丽,少有的好天气。我娘哭的死去活来。三奶奶在替我爹的尸体换衣服的时候,我爹的那根仍然是一柱擎天,三奶奶忍不住摸了一把,然后偷偷的对着我娘的后背吐了口口水。  “这个骚,真福气。”三奶奶轻轻的骂了一声。  寡妇生涯的开始以后,我娘开始了凄凉的寡妇生涯,按照山里面的规矩,我娘可以有两个选择,第一就是终生守寡,第二就是嫁给我那个傻二叔。因为摸了我爹的鸡巴而嫉妒我娘近乎发疯的三奶奶这几天似乎特别的高兴。“看那个骚还能骚起来?”  在我爹去世一个月的那个晚上,家族的几个老不死开始商讨如何来办我娘和我二叔的婚事,因为按照村里人的想法,像我娘那副天生就是给男人的好身子肯定也是十分的淫荡,根本不可能熬的太久。那天晚上傻二叔屁颠屁颠的端茶倒水,笑的眼睛几乎都没有了。  “石头媳妇啊,虽说二傻有时候是有点缺心眼,可会心疼人啊,你跟了他,保证以后日子红红火火。”三奶奶幸灾乐祸的笑着。  “他会疼人你咋知道?你让他疼过?”我娘在众人的口水中积累了一个月的愤怒终于爆发了。  三奶奶差点没有给噎死:“你……你这个骚狐狸……把我的一片好心当成了驴肝肺,我看你还能骚的起来?”扭着小脚一步三摇的走了出去。  三爷对我娘说:“石头媳妇,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三婶他也是为你好啊,你说对吧四弟。”  “是啊是啊,”我爷爷毫无主见的说,“三哥,您年轻的时候出去闯过,见过大世面,今天这事就你拿主意吧。”  “没一个好东西,一个个的都快进棺材了,还是挺着鸡巴到处捅,没一个好东西,这寡我守定了。”  三爷极不自然的干咳了几声,转向了我爷爷“我说四弟啊,说句实话,让石头媳妇跟了二傻,确实是有点委屈了,再说现在是新社会了,我看就随石头媳妇去吧!”  傻二叔急得直推我爷爷,“我要跟嫂子睡觉……我要吃嫂子的奶……”  我爷爷啪的给了傻二叔一巴掌,“小畜生,你给我滚。三哥就这么办吧”  傻二叔直愣愣的看着我娘的鼓鼓的胸部,不自觉的流下了口水“我要跟嫂子……我要跟嫂子……”一边就把手伸进了裤裆里摸索。“公鸡压母鸡……鸡巴要操……嘿嘿……”  三爷气的山羊胡子直抖,狠狠踢了傻二叔一脚。  “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嫁。”我娘扔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夜深了,我娘仍然无法入睡,一想起和我爹以前的甜蜜,就忍不住浑身发热,先前,我爹跟她亲热的一幕幕情景有如放电影一般闪现在脑海中。几乎每个晚上,我爹强有力的冲击把她的淫水流满床,叫床声远远的冲出小院,惹得几个邻近的后生经常晚上躲在我家的后院一边听我娘的叫床声,一边想象着我娘的肉体打手枪。想到这儿,我娘的手就伸向了胸前,开始用力的挤压自己的乳房,两条大腿就拧在了一起,夹的紧紧的……紧紧的……我娘全身发热,不由自主的脱下上衣,轻轻地除去了粉红色的肚兜,立刻一对迷人的奶子就颤抖着跳了出来。那对浑圆结实弹性十足的奶子在微微的烛光下,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当中的两个乳头殷红欲滴,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流口水。  我娘轻轻揉搓着乳头,就陷入了迷蒙中。  “石头啊……你不是最喜欢摸我的奶子吗……来嘛……再给我吸一下奶头……啊……”  那两颗我爹曾经无数次吮吸的乳头,在我娘的小手中跳动着,却丝毫没有带给她曾经的那种令人窒息的快感,即使把奶头捏的又红又涨……我娘发出了令人销魂的呻吟,体内的欲火更加热烈了,一手扯下了自己的内裤,露处了柔软发亮的阴毛和那道曾经带给我爹和她无数个不眠之夜的红色肉缝。  一丝晶亮的液体渗出了两片淫唇……身体内越来越强的空虚感促使我娘把手指伸进了自己的中,一根……两根……三根……用力的在阴道深处抠着,“啊……石头……回来吧……在我一次吧……啊……痒啊……”手指根本无法解决越来越强的欲望,只能将她带入更深层的空虚之中。  我娘的眼睛似乎看到了什么,那是一根茄子,一根紫色的茄子,在晃动的灯光中不时的发出闪烁的光泽,我娘下床从菜篮子中拿出了那根又长又粗的茄子,重新躺在了床上,两条修长圆润的雪白大腿就大大的分了开来。两片淫唇已经开始充血膨胀了,我娘拿着那根救命的茄子,轻轻的伸向自己早已泛滥成灾的洞口……“啊……呜……嗯……”我娘忍不住发出了诱人的鼻音。那根茄子渐渐的进入了洞中,在茄子探入的过程中,那种渐渐充实的感觉以及摩擦阴道嫩肉的快感将她带进了几乎疯狂的状态,那仿佛不是一根茄子,而是我爹那根鸡巴正在一如既往的在。  “啊……石头……你的妹妹好舒服……喔……再深一点……再用力点……阿……妹妹的永远都给你,你真会人啊……真舒服……呜……”紫色的茄子,紧紧的夹在中,股股的淫水,顺着被茄子撑开的阴道流了出来。  “石头……快……妹妹不行了……快点啊……啊……啊……”  潮水般的淫汁泻了出来,我娘屁股下的床单早已经湿透了,我娘终于瘫软在床上,本来就丰满异常的奶子此刻更加的鼓涨,那根茄子仍然塞在我娘的两腿之间。我娘沉沉地睡了过去。不知在梦中,她会不会再碰到我爹呢?祝福她吧。  同一时刻,爷爷家的驴圈不时传出阵阵粗重的喘气声,傻二叔正站在凳子上,抱着母驴的屁股捅的起劲,双手用力地搂住母驴来制止母驴的挣扎,鸡巴在驴中捅的唧唧有声,流着口水的大嘴巴张的大大的,“公鸡压母鸡……鸡巴要……嘿嘿……”  那天我娘正在田里掰玉米,日头火辣辣地,我娘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那件薄薄的碎花衬衣紧紧地贴在我娘的身上,将整个胸部的轮廓完美地勾勒出来。两个因为怀孕而变得异常肥大的奶头紧紧地顶住衣服,在衣服上顶起了两个明显的暗斑。我娘抬起头擦了把汗,将粘在额头的几缕秀发向后拢了拢,继续弯下腰去砍玉米棵,丰腴的屁股高高地撅了起来,紧贴在身上的裤子勒的紧紧地,两片屁股中间的那道沟被紧紧地裤子勒的更加的凹陷。  我娘只顾忙,却全然没有发现密密的玉米丛中几只色咪咪的眼睛正盯着她的屁股。  二狗,天柱和铁蛋这三个四里八乡臭名远扬的二流子正吞着口水在欣赏我娘那虽然怀孕8个月却仍然美好无限的身材,用他们的想象力将我娘脱了个精光。  “我操”,二狗的手一边伸进自己的裤裆里搓弄,一边对身边的伙伴说,“看那娘们的腚沟子,要是能将将鸡巴捅进去,肯定没几下你们的兄弟就他妈的流了,再看那奶子,那么大居然还挺的老高,如果摸一摸肯定是又软又滑,要是在咂上一口奶头,我操,就是少活几年我他妈的也愿意。”  “二狗哥,这娘们死了老公都半年了,估计下面的那个骚早已经荒了,那次我趴在墙头偷看这娘们洗澡,亲眼瞅着她自己抠摸奶,肯定是痒的受不了了,干脆,咱三个今天就做做好事,把这娘们干了算了。漂亮的娘们咱也搞了不少,可大肚子又漂亮的可就机会难得了,嘿嘿嘿嘿……”天柱搓着自己的鸡巴说。  “啊……啊”,铁蛋发出了怪叫。  二狗看了看旁边刚刚入伙的铁蛋,原来铁蛋竟然自己搓的泻了,那根露在裤子外面的鸡巴此时正在往外喷射着浓浓的精液,然后慢慢地鸡巴低下了头。  “干你娘”二狗狠狠地敲了铁蛋一下,“真他妈的没出息,呆会有你也操不起来了。”  “大哥,我实在忍不住了,上吧”,天柱吞了口口水。  “上!”,二狗将勃起的鸡巴费力地塞进裤子。  三个人就来到我娘的面前。  “嫂子,忙哪”,二狗涎笑着问我娘。  “是啊”,我娘笑着回答,却丝毫没有意识到将要发生的一切。  “嫂子,我石头哥都死了半年了,可真苦了嫂子了”  我娘还是没有听出话中的含义。  “嫂子,这半年都没有男人捅了,是不是痒啊,要不要哥几个给解解闷啊”  我娘惊讶地抬起了头,看到了三个后生脸上的淫笑和那热辣辣的眼神,这才意识到将可能发生的事情。  二狗做了一个手势,还没等我娘有啥反应,就被天柱和铁蛋扑倒在地上,压倒了一片玉米。  “你们……你们要干啥”  我娘奋力地挣扎。  “嫂子,当然是干你的啊,你说哥几个能干啥”  二狗看着我娘那美丽的面庞,兴奋地淫笑着,开始一件一件的脱去自己的衣服,当他脱下那件脏兮兮的内裤时,那条粗大的鸡巴高昂着硕大的鬼头出现在我娘面前,我娘立即知道将要遭受轮暴,更加拼命的挣扎。  “啪”,二狗重重的给了我娘一个耳光,掏出了一把西瓜刀,顶在我娘的肚子上,“臭娘们,不让老子爽我就先捅了你肚子里的种”。  我娘停止了挣扎,痛苦地闭上了美丽的眼睛,泪水不断沿着她雪白的脸颊滚下。  二狗的手粗暴的伸向我娘的胸前,抓住衣领用力一扯,纽扣飞溅出去。  “我操,”二狗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赞叹。  在我娘的胸前,那一对丰满坚挺洁白如玉的奶子终于摆脱了衣服的束缚跳了出来,奶子顶上两颗殷红的奶头,就好像兔子的眼睛一样又红又亮。二狗忍不住就伸出左手捏住了我娘的一个奶子,就觉得光滑无比,又软又有弹性,于是二狗就捏住了我娘的一个乳头,开始上下的扯弄,向上扯的时候就将我娘的奶子扯的老长,再向下的时候就将我娘的整个奶子按成了一个肉饼……终于把我娘的奶子玩腻了,二狗迫不及待的扯下了我娘的裤子,我娘的那个地方早已经又湿又滑了,湿漉漉的内裤紧紧的贴在了身上,一片阴毛异常明显,散发出了阵阵腥骚的味道,二狗的手伸进了我娘的内裤,将手指狠狠地刺进了我娘的阴道,然后就在里面左右抠挖,“啊”,我娘发出了一声呻吟,又开始了扭动,不过决不是反抗,而是不由自足的一种本能反应。  “臭娘们,都湿成这样了,还他们的装圣女”  “二狗哥,把裤衩给她脱了吧,我到现在还没有看过女人的是啥样呢”  在我娘停止挣扎后,铁蛋终于解放了原来按住我娘的手,开始和二狗的手一起伸进了我娘的湿答答的内裤。  二狗拿过来那把放在旁边的西瓜刀,将刀尖伸进我娘的内裤,轻轻地将我娘的内裤割开了,立时,铁蛋的口水又流了出来。  我娘虽然和我爹每日每夜的操,但是淫唇仍然是淡淡的粉红色,丝毫不像有些女人,结婚不久就因为经常充血二变成了黑黑的恶心的两片。  铁蛋嗷的一声怪叫,跪在我娘的两腿之间,双手开始分开我娘紧闭的淫唇,于是铁蛋就看到了有生以来最鲜嫩的肉,我娘的腔里面淡红的肉正在波浪起伏,沾着淫水在太阳下发出晶莹的光泽。  “铁蛋,快尝尝女人的是啥滋味”,二狗在一边指挥。  铁蛋立刻俯下头,那张嘴巴紧紧的贴在了我娘的上,大口大口地吸着,舌头也滑进了我娘的阴道,在里面大闹天宫,我娘俩条雪白的大腿开始抽搐,却仍然咬着牙,拼命抵抗下面传来的阵阵快感,俏丽的脸蛋就憋得红彤彤的。  “嫂子,这是啥啊,”  二狗用西瓜刀指着我娘的奶子问,我娘一声不吭。  “说”,二狗的刀尖已经抵住了我娘的奶子,我娘感到一股凉飕飕的感觉,却仍然紧紧咬住鲜红的嘴唇。  “臭骚还硬”,二狗的刀用了点力,我娘的奶子上渗出了几滴鲜血。同时将右手放在我娘的肚子上开始挤压,“不说,我把你肚子里的孩子给挤出来”  “不要,我说…这是…奶…奶子”  “二狗亲的那个东西是啥,是干啥的”  “那是…那是……是专门给爷们…给爷们…鸡巴操的…”  我娘用尽平生的勇气说了出来,淫荡的话语给了她更大的刺激,忍不住里又喷出了一股粘液,“咳……”,二狗终于抬起了头,脸上沾满了我娘的淫水。  “嫂子,咱们怎么操?你挺着大肚子,又不好爬上去,我看还是狗爬吧”,二狗撸着那根早已经是通红发亮的鸡巴。  我娘只是哭。  “你两个别愣着,帮嫂子翻个身”  在铁蛋和天柱的“帮助”下,我娘终于翘着白的耀眼的大屁股跪在了地上。  “我先上了”二狗在手上涂了几口口水,抹在了鸡巴上,大鸡巴抖抖地向我娘的屁股靠了过去,旁边的天柱和铁蛋眼睛睁的老大老大,看着我娘大腿中间的红扑扑的东西。  二狗的鸡巴终于顶在了我娘的两片淫唇之间,我娘就觉得一个火热的东西触到了自己最敏感的地方,那就开始了本能的一开一和,二狗的屁股继续向前,硕大的龟头撑开了我娘的淫唇,进入了我娘温热的中。将我娘的那个地方顶的深深的凹陷了下去,然后,就开始了拼命的抽插。二狗的身体碰撞着我娘的屁股,发出了啪啪的肉体撞击声,鸡巴和结合的地方也传出了滋滋的声音。  天柱和铁蛋的脑袋凑了过去,仔细的研究鸡巴进出的美景,只见那鸡巴重重的进进出出,出来的时候,我娘的嫩肉仍然紧紧裹住鸡巴,形成一个粉红色的环,龟头下面的凹槽将我娘中的水带了出来,顺着我娘的大腿流到了地上。捅进去的时候,就几乎将我娘的两片淫唇一起带了进去“干,这娘们的还真热乎啊。”,二狗一边赞叹,一边拼命的操,卟滋…卟滋…“二狗哥,你歇会,让我来操一下?”  旁边的天柱焦急的搓着鸡巴。  二狗不情愿的从我娘的中抽出了鸡巴,扯出了一根长长的亮晶晶的丝。  天柱立刻扑了上去,紧紧抱住了我娘的屁股,下身没头没脑的在我娘的下身顶撞,好心的铁蛋趴下去,扶助了天柱的鸡巴,将它靠近了我娘的口,天柱一挺腰,终于进入了,我娘中的火热和嫩肉的滑软刺激了那根年轻的鸡巴,天柱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冷气,双手用力的握住我娘的腰,开始了冲刺……二狗干脆躺在地上,头放在我娘的下面,仔细的欣赏天柱的鸡巴在我娘的中来回运动,手指开始无聊的揉搓我娘的阴蒂,“啊……”我娘终于忍不住喊了起来,淫水从紧紧结合的器官中间迸出来,铁蛋贪婪的张开了口,将我娘流出的淫水一滴不露的吞了下去,然后就抱着我娘的大腿舔沾在上面琼汁……二狗挺着湿乎乎的鸡巴,来到我娘面前,揪住我娘的头发提起了我娘的头,我娘忍不住疼痛叫了一声,二狗趁势将鸡巴捅入了我娘的嘴中,我娘口中立刻发出了“呜呜”的声音,二狗用力扯着我娘的头发,拼命的来回插,就好像操一样,二狗感觉比操真正的还要爽,嘴里就发出了嗷嗷的怪叫,那根长长的鸡巴深深捅入了我娘的喉咙,我娘几乎喘不过气,拼命的用舌头向外顶,舌头的蠕动更加深了对龟头的刺激,二狗捅的更加用力了,终于,二狗死命抱住我娘的头,紧紧贴在他的下腹,一股精液喷进了我娘的咽喉,我娘几乎没有被呛死,当二狗放手的时候,我娘上身就爬在了地上,两个奶子被压在地上,由于后面天柱的运动而在地上来回的摩擦。  天柱终于承受不了我娘的带给他的强烈快感,当我娘的又一阵淫水开始冲洗他的龟头的时候,就再也把持不住,一股灼热的岩浆喷进了我娘的阴道深处……我娘仍然爬在地上,阴道中流出了混合的白浊的液体,在阵阵微风的吹拂下,我娘的几根淫毛开始轻轻的舞了起来,大腿紧紧夹住两片肥大的淫唇,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终于轮到铁蛋了,本来已经射过一次的鸡巴由于刚才的刺激此刻早已经重新恢复了活力,铁蛋兴奋地挺着和身材不相称的小鸡巴,贴上了我娘的淫唇。当龟头分开我娘淫唇的那一刹那,强烈的刺激使得可怜的铁蛋浑身一阵颤抖,铁蛋浑身哆嗦了一下,将精液射了出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干你娘的骚,真他妈的上不了台面”,二狗骂了铁蛋一句。  天柱只是在旁边笑。  铁蛋不甘心的用手摸着我娘的粘糊糊的,然后就顺手拿起了一根玉米,伸向了我娘的下身,铁蛋扯下了玉米顶端的毛毛,将它们糊在了我娘的上,玉米的毛毛将我娘弄得全身搔痒无比,啊的一声惨叫,翻过了身子,修长的大腿大大的分开,双手开始拼命的在下身搔弄,想要止住那异乎寻常的搔痒。  铁蛋将粗鲁的拨开我娘的手,将那根玉米捅进了我娘的中,巨大的玉米撑开了我娘的阴道,玉米颗粒刺痛了腔的嫩肉,我娘忍不住叫了起来“哎吆…不要啊…痛…好痛啊…”,我娘开身全身抖动…铁蛋毫不怜香惜玉的讲整跟玉米完全刺了进去,当他抽出来的时候,带出的除了淫水,还有丝丝的血丝…我娘突然发出了一阵异常惨历的叫声,同时阴道中流出了大量黄色的液体…铁蛋吓得脸色煞白,“这…这是咋了”  还是二狗有经验,“可能快要生了,快…快按住她,不然要出人命了”  二狗按住了我娘的两条胳膊,天柱和铁蛋分别按住了我娘的两条腿。  我娘的阴部开始往外撑,绷的发亮了,我娘觉得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会阴火烧一样的疼痛,就一边拼命的用力向外使劲,一边大声的尖叫着。  我娘的阴唇慢慢的分开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开始钻出阴道,几乎将我娘的阴道撑裂,我娘拼命的挣扎,却被三个壮小伙子死死的按住,所有的力量于是都集中到了下身,我娘发出凄厉的尖嚎,下体像是被撕裂开一样,用尽了全身最后的力气,终于,那个东西噗地完全滑了出来,在我娘的两腿之间蠕动着,我就这样诞生了,二狗用那把西瓜刀割断脐带,“嫂子,是个带把的,咦?真他妈的怪,快看”  天柱和铁蛋凑了过来,二狗的手指向了我的双腿之间。  我的小鸡鸡居然是一柱擎天!  二狗拨了一下我的小鸡鸡,立时,我喷出了我的第一泡尿,同时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啼哭。  “哇……”  霎时,本来挺好的天气转眼之间变得乌云翻滚,电闪雷鸣。  “操,真他妈的邪门”  三个人异口同声的说。  我娘早已经昏了过去。我娘的报答月光如水般透过那棵老槐树静静地洒在小院里,于是在地上筛出了大大小小的斑点,槐花的芳香溢满了整个小院。我娘抱着我静静地坐在铺在树下的草席上,轻轻地哼着那首古老的歌谣,我轻轻地噙着乳头,吸着香甜的乳汁,又黑又亮的小眼睛看着我娘的脸,月华洒在我娘洁白无瑕的脸上,些许光晕将我娘衬托的犹如女神。我娘充满温馨母爱的眼睛看着我,用手指轻轻地按了一下我的鼻子,我笑了,娘也笑了……吱呀一声那扇黝黑的木门打开了,我爷爷扛着锄头进来了。  “狗蛋他娘,村东的那块地我已经跟你傻兄弟锄过了,赶明儿你到镇上买点药,再让你兄弟给喷了。”  我娘抱着我什么也没说,只是充满感激地望着我爷爷那佝偻的身子。岁月不饶人啊,我奶奶在生傻二叔的时候因为难产离开了,现在被爷爷引以自豪的儿子又没了,只剩下一个傻二叔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要媳妇,沉重的打击将往常整天乐呵呵的爷爷变得沉默寡言,那张被太阳晒成古铜色的脸上布满了深深的沟壑。  “爹,快吃饭吧。”  我娘轻轻拿下了盖在桌上的竹盖子,于是就露出了几个白面馒头几碟小菜和一壶烧酒。爷爷静静地坐在桌边,抓起了一个馒头就大口大口地嚼起来,然后端起酒碗一饮而尽,于是我爷爷的脸上就显出了红光。  “哇”,本来已经睡去的我突然哭了起来。  “来,乖孙,让爷爷抱抱。”爷爷就伸出了手,从我娘的怀中接过了我,那只枯枝般的手就无意中碰到了我娘的乳房,我娘的脸噌的红了,爷爷抱着我,红着脸站在那儿,好像做错了什么似的手足无措,那双眼睛却怎么也舍不得离开我娘鼓鼓的胸部。这是我奶奶死去二十多年后爷爷头一次碰到了女人的乳房。  时间就这样停止了,沉默……沉默……还是沉默。  我娘怜悯地看着我爷爷,红着脸抓住我爷爷的手紧紧地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他嫂子,这……这是干啥……”  爷爷显得局促不安,却并没有抽回他的手“爹,自从石头没了,这些日子多亏了你跟二傻照顾,才没让人家看俺一个寡妇的笑话,俺也没啥,就让俺用身子来报答吧。”  爷爷放下我,颤抖着把另外一只手也伸了过来,捉住了我娘的另外一个乳房,我娘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的睫毛微微抖动着,轻轻地躺在了草席上……爷爷抖抖的手开始解开我娘的扣子,一颗……两颗……三颗……当我娘那雪白丰满的乳房完全袒露在月光中时,爷爷那压抑了二十年的原始欲望终于爆发了,将伦理道德完全抛向了一边,还沾着馒头渣的右手就按向了我娘的奶子,粗糙的手掌在如丝般光滑的皮肤上摩擦出了沙沙的响声,爷爷张地大大的嘴中滴下了口水,滴在了我娘的胸脯上,爷爷的头就慢慢地伏了下去,哆哆嗦嗦的嘴唇就含住我娘的奶头,我娘的脸上开始现出了红晕,浑身的肌肉绷紧了,发出了一阵不由自主地颤栗,那本来就已经丰满异常的奶子就好像浸了水的馒头越发的鼓胀了。奶水流进了我爷爷的嘴中,我爷爷的喉结就开始上下地动,发出了咕咚咕咚的声音。  我爷爷的手终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我娘的乳房,缓缓地顺着平滑的小腹伸进了我娘的裤子,就感觉到了久违的柔软。于是开始了爱抚。  粗糙的手掌摩挲着我娘的敏感的嫩肉,我娘忍不住扭动了一下身子,嘴中发出了呜呜的呻吟,胸前的奶子就开始了一阵颤动。两腿之间就有一股火热的东西流了出来。  爷爷终于抽出了那早已经湿淋淋的手,晶莹的液体布满了爷爷的手掌,当爷爷张开手指的时候,便在手指之间有了一条条的丝。爷爷将手指对着月亮,仔细的欣赏那些丝线,然后就伸出舌头舔自己的手掌,品尝那阔别二十年的玉液琼浆……爷爷终于解开了我娘的那条红丝腰带,我娘抬起了下身,于是那条粗布裤子离开了我娘的身体,我娘没有穿底裤,那些红的,黑的和白的东西就完全钻进了爷爷的眼中。  我娘赤裸着躺在草席上,乳房上残存着爷爷的口水,在皎洁的月光下反射出一片晶莹。  爷爷分开我娘那两条浑圆洁白的大腿,那埋藏在浓密阴毛中的紫红色的阴唇令爷爷的眼中几乎冒出了火。右手就伸了过去,手指轻轻地捏住我娘的一片湿漉漉的阴唇,开始温柔地揉搓着,我娘的阴唇渐渐地充血膨胀了,那顶端的花生米一样大小的东西开始膨胀起来,发出了犹如红宝石般的光泽,一股粘粘的东西又流了出来,将我娘的大腿弄得又滑又腻,顺着柔嫩的肌肤流到了臀下的草席上。  ……爷爷开始脱下了衣服,露出了那根寂寞了二十年的阳刚之物,缺少光泽的阴毛依然是那么的茂盛,顶端的独眼流出了亮亮的液体。  爷爷轻轻地压在了我娘的身上,那挺立的独眼龙就慢慢靠近了我娘黏糊糊的下体,在我娘的两腿之间跳动着,不时地敲打着我娘的身体,每一次接触,都带给我娘一阵火热,我娘的身体就忍不住地打冷战。  当火热的龟头终于叩开我娘那紧闭的两扇肉门,进入那狭窄的小径时。那种熟悉的充实感让我娘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紧紧地抱住了压在身上的爷爷,尖尖的奶头紧紧顶住了爷爷的胸膛,下身拼命地抬了起来,将爷爷的肉棒完全吞了下去,爷爷的屁股开始了运动,发出了那种犹如踩入烂泥一样的声音,独眼龙终于再次尝到了那种又热,又湿,又滑,又软,又紧的压迫感,我娘阴道的嫩肉紧紧箍住了那条长长的肉柱,媚眼如丝,两颊泛红,鲜红的小嘴中突出了火热的呼吸,“呜呜……嗯嗯……啊啊……”  我娘拼命压抑住那想要大声叫唤的冲动,发出了沉重的鼻音,两条修长的玉腿紧紧缠住了我爷爷的腰,屁股就不停地向上顶。爷爷哼哧哼哧地喘着粗气,早已经没有肉的屁股死命地撞击着,恨不得将两个蛋子也送入我娘的体内。  噼啪,噼啪,濮滋,濮滋,嗯嗯,呜呜的声音充满了整个小院。  朦胧中,我娘仿佛感觉那个压在身上的男人就是我爹,就突然升起了一种莫名的委屈,越发抱的紧了,指甲深深陷入了爷爷背上的皮肤中,留下了几道鲜红的血痕。  “你……你回来了……你……你可真狠心……抛下俺这么长时间……你知道人家每个晚上都想你到三更半夜……呜……呜”,两颗大大的泪珠从我娘的眼角落了下来。  “啊……你快用力,虽然那几个畜牲侮辱了俺……可俺的身子还是干净的……俺还从镇上买了香胰子……里里外外都洗干净了……哼……喔……你瘦了很多……是不是出去找狐狸精了……啊……我不在乎……只要你肯回来亲我……呜……妹妹的小洞你爱咋弄就咋弄……喔……你不是说俺的洞洞是天底下最好看的吗……啊……不要……不要啊”  我娘的阴道嫩肉开始剧烈收缩,爷爷终于喷出了那股生命岩浆,深深地射入我娘的体内,无力地伏在了我娘的身上,我娘死命地摇晃着爷爷,下身仍然在上下地挺,还没有完全软下去的肉棒终于将我娘带入了天堂,火辣辣的汁液流了出来……许久,爷爷悄悄地离开了,我娘木头一样的躺在草席上,满含泪水的眼睛静静地看着天上的点点繁星……汩汩的水汁仍然缓缓地流向身下的草席……今晚的月亮真圆啊当我长到六岁的时候,我娘已经是一个远近闻名的荡妇。一个圣女被强奸一百次也会变成妓女这句话完全在我娘身上应验了。应当说,我的童年是幸福的,至少在物质上,我娘用她的风骚淫荡换来了一个农家几乎所有的必须品。杂种,这是我的外号,幼小的心灵根本不明白破鞋的含义究竟是什么,我只知道每天都有肉可以吃,这对很多村里的人家来说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于是小宝经常哭哭啼啼地跑回家问他娘为什么不去跟猪肉刘睡觉,随着啪的一声小宝的脸上就多了五个红红的手指印。我就在别人的鄙夷的骂声和小伙伴羡慕的眼光中茁壮成长,我可以自豪的说,我在村里同龄人中是个子最高,块头最大的。  那天我娘正在屋里和面做馒头,我也站在旁边讨点面来胡乱的捏成几个怪模怪样的东西让我娘看。  “狗蛋乖,可不能糟蹋了,这可是娘陪人家睡觉换来的。”  于是我乖乖地坐在旁边看我娘做馒头。我娘只穿了件背心,鼓胀胀的奶子将背心撑起老高老高,两条胳膊因为不常常下地依然还是那么丰润浑圆,那么雪白柔嫩,随着我娘和面的动作,两条柔若无骨的手臂开始舞动起来,两个奶子也开始不停地抖动着……“弟妹作馒头哪”,一听那个大嗓门我就知道是村长,村长是村里唯一一个穿那种只有两个扣子的衣服的。  “知道不?这是西服,城里买的,很贵的”,村长经常对村里的人炫耀。  “啥?媳妇?那我算个啥”,村长的媳妇于是很不满意。  “去去去,老娘们家知道个啥”,村长在媳妇磨盘一样的大屁股上打了一巴掌,然后继续地炫耀,“看这料子,呢子的,摸摸看,滑吧。”,然后就是一阵赞叹声。  “吆,是村长啊,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快坐,狗蛋,给你叔到碗水”。  “不用了,不用了,吃个馒头就行了”村长话里有话地说,涎着脸就在我娘的奶子上抹了一把。  “瞧你,狗蛋还在边上哪!”我娘娇嗔着推开了村长的手。  “狗蛋?他懂个鸡巴球,来,亲一下,乡里的化肥指标可就要下来了,到时候我会照顾老相好的。”村长的手就抱住了我娘,隆起的裤裆紧紧贴在了我娘的两片屁股之间,胡子邋遢的嘴巴在我娘粉嫩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那手可就顺着背心中间那道深深的肉沟伸了进去。  “你这挨千刀的”,我娘轻轻骂了声,扭动了一下身子,那结实而又柔软的屁股就不经意地将村长的鸡巴磨了一下,立时就感觉到那个东西更加硬挺了。  村长的手在我娘的背心里活动着,嘴巴在我娘的脖子上吧嗒吧嗒地亲着,下身就不停地在我娘的屁股上来回地转着圈子。  “小心肝,你这馒头可真软和”村长的嘴巴吐出了火热的臭气,喷在我娘细腻的耳边,那手可就加快了揉搓的节奏。  “好了,我就给你,等我洗个手”,我娘推了村长一把。  “不用不用,你忙你的,我忙我的”,村长抽出了原来在我娘背心里摸奶的手,滑向了我娘的屁股,五根手指紧紧地陷入我娘的肉中。  “嘿嘿,狗蛋,看我怎么干你娘”,村长得意地看了看旁边坐在板凳上托着小脸出神的我,“看看你叔把你娘干的嗷嗷直叫,落花流水,嘿嘿。”  “我干你娘!”虽然我不是十分理解“干”的意思,但总还明白是骂人的,听着村长说要干我娘,自然就回了一句。  “嘿嘿,好小子,你去干我娘吧,反正今天我是干定你娘了,是不是,翠花?”  村长一点也不生气,只是用力地在我娘的屁股上又捏又搓。直到这时,我才知道我娘叫翠花。  村长的手摸到了我娘的腰,开始解那条腰带,我娘的裤子就滑到了脚上,只剩下上次村长从城里买的后来送给我娘的那条黑色的薄薄的丝质内裤,村长蹲下去,开始仔细地欣赏我娘的白白嫩嫩的屁股,那条小小的内裤紧紧地陷入了屁股沟中,从后面看我娘下面几乎是完全赤裸的,村长的手在我娘白的耀眼的屁股上摸着,如同在鉴赏一件艺术品,口中发出了啧啧的赞叹。  “心肝,这条裤衩穿在你身上才叫那个什么性……性感……对……是性感,你看这屁股蛋子,又圆又嫩又白又滑,唉,俺可真没白做一回男人”  村长的手顺着我娘的两腿之间从后面伸了过去,用手指头在我娘那被内裤紧紧包住的两片阴唇形成的小缝隙上来回的移动着,细细体会少妇阴户的细腻和柔软。我娘仍然在和面,只是脸上已经添了些许红晕,胸前的奶子依然随着和面的动作来回的晃荡着,鲜红的嘴巴中吐出的气息已经开始变得火热,变得浓重了。  村长的手指头渐渐就觉得我娘的阴户似乎变得湿润了,于是他抽回了手,果然,在那条指头上已经沾上了粘粘的东西……村长将我娘的内裤往下拉,那深深陷进缝隙中的布条离开肉体的时候,带出了一条条丝线,村长的手放在我娘的上揉搓,一阵痉挛的舒爽从我娘的大腿根部传遍了我娘的全身,村长的手指头沿着肉缝上下的移动,“啊┅┅呜┅┅”随着一声声呻吟,我娘体内的液体不断喷出。鲜红肥嫩的大阴唇被粘稠的淫水浸泡地油腻光滑。村长的布满血丝的眼睛透过我娘的分开的大腿,看着那阴毛覆盖下的微微隆起的粉红的阴唇,用手指将她们掰开,然后就将手指伸了进去……村长的手指头速度越来越快,原来漂亮的粉红色也因为充血而变成了暗红,村长欣赏着我娘完全绽开的阴户,原来紧紧闭合的小洞现在已经张开,镶嵌在顶端的那粒阴核已经突出来了……“唔……好痒啊……”,我娘的头开始向后仰,村长的手捏住了我娘的阴唇,于是溢出来的汁液顺着村长的手指缓缓流向了村长的手掌,村长的手已经是湿滑一片了,我娘的腰枝如蛇一样的扭动着,完全停止了和面的动作。  村长再也忍受不住了,一把将我娘掀翻在面板上,粗暴地将我娘的背心拉了上去,白白嫩嫩的奶子就跳了出来,两粒奶头又红又亮,村长将我娘白嫩的大腿扛在了肩头,大腿根部那个红红的肉洞就大大的分开着摆在了村长的面前。  “日!你这嫩可真他妈的骚,老子才拨了几下就他娘的流水了”,村长忍不住就低下头在我娘的肉蚌上舔了几下。拉开了裤子,掏出了那根早已经硬起来的鸡巴,对准了我娘的红润的阴户,龟头在我娘的阴唇上来回的摩擦了几下,那龟头就像冰糖葫芦一样包上了一层亮晶晶的淫水,然后就慢慢进入了我娘的体内,我娘的阴部被顶的深深凹陷了下去。  “嘿!被人干了几千次居然还是这么紧”,村长一边用力地挺进,一边赞叹。  “死鬼,快……快进来……”  我娘将腰向上猛地一挺,村长的那根就完全的没入了我娘的体内,一团滚烫滚烫的嫩肉紧紧咬住了村长的鸡巴,村长的嘴中就发出了丝丝的声音,吸了一口冷气,屁股开始猛烈的撞击起来,噼啪噼啪不绝于耳。  “喔……你个龟儿子还真能插……啊……老娘今天夹死你……啊……”我娘的头拼命地摇晃着,一头乌黑的秀发批散开在,长长的垂到了地上。胸前的两个奶子就好像拨浪鼓一样开始摇晃起来,“啊……你这天杀的,快……快……快给我揉揉奶子”我娘架在村长肩上的腿将村长的脖子紧紧地缠住了,缠得村长几乎喘不过气来。  “你要夹死我呀,你这个臭骚”村长的手摸向了我娘的奶子,然后就开始将我娘的奶子捏成了各种不同的形状。  我娘的阴道紧紧裹住肉棒,两片蝴蝶翅膀一样美丽的嫩肉随着村长的鸡巴的进出而吞吞吐吐,大量的淫水在紧紧结合的地方挤了出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啊……不要停下来……不要……喔喔……好舒服……再深一点……不行了……我实在不行了……”,我娘的阴道开始了剧烈的抽搐,一股滚烫的汁水喷向了村长那紧紧地贴在子宫口的龟头上,村长开始了最后的冲刺,终于嚎叫着软了下去,趴在了我娘的肚皮上……村长离开的时候,将几张化肥票仍在了我娘的两个奶子之间,顺手又摸了一把我娘还在往外吐水的阴户,满意地离开了。我娘四脚朝天地躺在面板上,脸上的红晕依然没有退去。  “娘,刚才你跟村长在干啥,看,他把你都捅露了”,我紧紧地盯着我娘的两腿之间那一片狼藉问。  “傻孩子,这不是给村长捅露了,这是娘高兴啊,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娘一边用纸擦着阴户,一边将我搂在了胸前,我的嘴巴就靠在了我娘的奶子上。  “娘,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让你天天高兴”,我幸福地偎依在我娘柔软的胸部,眼睛仍然在望着我娘俩腿之间那个和我完全不一样的又红又黑的一团……我发誓,等我长大了,一定让娘天天高兴。